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美母的温柔 1-40

美母的温柔 1-40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7-2 08:52 编辑

第一章:被处分

  我叫程浩宇,今年十六岁,在我十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在法院的判决下,
我判给了妈妈,因为妈妈的经济要比爸爸好很多,妈妈自己经营着一家公司,是
公司的老总,属于女强人的那种类型。

  我从小就不是那种听话的孩子,生性爱动,比较捣蛋,喜欢欺负小女生,经
常被老师请家长。加上他们离婚后,对我的打击很大,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
变得越来越叛逆,对妈妈的话更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妈妈想让我好好学习,
我就跟她反着来,去了学校也不好好学习,慢慢的我跟妈妈就产生一些矛盾。

  随着「砰」的一声,我就感觉手里的拳头就像是骨裂了一般。

  「扑通……」

  紧接着,只见眼前那人像是软趴趴的沙袋子被人放开,失去了所有支撑的力
量倒在地上。

  偌大的空间里,人声鼎沸突然变成死一般静寂。

  「啊……程浩宇又打人了,快去叫老师。」

  「怎幺了怎幺了,发生什麽事儿?」

  「快快,快找老师!」

  「出人命了……」

  「血!!!!!!」

  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同学们奇奇怪怪的惊叫声,感叹声,伴随着倒在地上那
人开始逐渐模糊的意识。

  倒在地上的人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鼻子破了个血洞。流出的鲜血正兇狠地
拉扯着气息,原本洁白的短袖,瞬间被鲜血晕染了一大片,是那样的刺眼。

  「快送医务室!楞着干什麽。」

  远远就听见班主任那粗犷的嗓门吶喊着:「怎麽回事,谁干的这是,每天就
知道惹事!」

  只听见那声音由远变近,慢慢的越来越近,我的心跳声开始变得急促,我知
道这次是大难临头了,不会像前几次那样轻易逃脱了,毕竟这次把人打得出血了。

  其实我当时也没用力呀,只是正好打到了鼻子上,才流出那麽多的血,我还
在沈静在自我想象中。

  不知危险却向我一步一步靠近,只觉得脑袋从后面被人用力敲了几下,这一
敲简直是敲的我俩眼冒金星,我就算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夺命连环敲,是我班主任的必杀技。

  「快,快把李伟送到医务室。」

  李伟随即被几人擡走到了医务室。

  「程浩宇,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你真是我的克星啊。」

  只见班主任怒气沖沖的站在我旁边,眼神要是能杀死人,我简直被班主任的
眼神杀死好几回了。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麽难带的学生了,去,把你家长叫来。」

  「李老师,你能不能换个啊,每次都是请家长,这麽没新意吗?」

  班主任见我这麽还是一副吊儿郎当,事不关己的样子,气的脸都要绿了,要
不是他是个老师,要为人师表,我觉得他肯定就要破口大骂了。

  「去,快去把你的家长叫来。」

  其实我的心里很担心老师要叫家长,所以才故意表露出一种无所谓的样子,
因为妈妈知道我又闯祸了,回去又得数落我半天,听的我耳朵都要听出茧来了。

  不过现在看来我是躲不过了,毕竟这次把人都打出血晕倒了。

  「餵,儿子怎麽了。」只听见妈妈那一声麻酥酥的声音,听的我心都要化了,
都忘记要跟妈妈说什麽了。

  「餵,儿子,听不到妈妈说话吗?」

  妈妈平时还是对我很温柔的,此时的母慈子孝跟听筒那边的一切的美好都成
立在我没惹事的前提之下。

  「餵,妈妈,我……我……」

  我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麽了,你出什麽事了,快点说啊,不要让妈妈担心啊。」

  「妈妈,我把同学给打了,班主任让你现在过来。」

  我鼓足勇气一口气把话说完。此时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安静,因为暴风雨马上
就要来临。果不其然,在我话音刚落,妈妈那边就发出来咆哮般的怒吼。

  「程浩宇,你就不能让我安心几天吗?三天两头被你们学校请家长,现在学
校里所有的老师都认识我了。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只听见「啪」的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的心里现在七上八下的,都不知道妈妈回去要怎麽收拾我,唉,看来今天
是少不了一顿挨打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就听见班主任办公室外「哒哒哒」走廊里传出高
跟鞋敲击着地板发出清晰又响亮的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是越来
越快,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没错我妈妈来了。

  随着门的打开,一名身着黑色职业套装的美女走进了办公室,一张精致白皙
的小脸出现在我们眼前,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一双勾人魂魄的大眼睛眨巴
着,像柳叶一样的眉毛,挺拔的鼻梁,烈焰的红唇,眼神深邃而犀利,有着一种
成熟女人的韵味。

  她手里拿着香奈儿新款的包包,上身穿着修身的职业西服,领口微低,露出
里面白色的衬衣,把妈妈纤细的腰身,胸前那俩坨肉把上衣撑的满满的,衬衣的
扣子也马上要被撑开了,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白皙的肉。

  下半身穿着紧身的包臀短裙,搭配着肉色的丝袜,还有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
鞋。把妈妈修长的双腿跟紧翘的臀部展现的淋漓尽致。完美的身材就凸显了出来。
这种衣服特别的显气场,此刻的妈妈充满了职场的干练,一点都不像是生了我这
麽大儿子的人。

  「她就是我的妈妈……李梓欣」

  我的妈妈今年三十五岁,长得很漂亮,年轻的时候追求者很多,不知妈妈当
时看上了爸爸什麽,被爸爸追到手,还结了婚,俩人的婚姻道路持续了十多年最
后还是走向了离婚的地步。

  妈妈特别重视自己的事业,经常应酬到半夜,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以前大多
都是爸爸在管我,直到他们离婚以后我一直跟着妈妈生活,眼下我马上就要高考
了,妈妈现在特别注重我的学习。我的学习成绩属于中下游的那种,妈妈就开始
给我找补习老师,不过效果也不是很明显,没有达到妈妈想要的那个效果。

  妈妈此刻面无表情,直接走向我的身边擡手就对着我的头打了几巴掌,我看
到来势汹汹的妈妈,吓得急忙举手躲避妈妈的魔掌。

  班主任看到妈妈一进来就不分青红照白的打我,也是急忙挡在我们中间拦了
起来。

  「程浩宇妈妈,你先别生气,现在当务之急是看受伤的那位同学伤势如何,
看是要怎麽处理。」

  幸好班主任替我解了燃眉之急,要不然今天非得被妈妈打死。

  「李老师,对不起啊,我失态了,那位同学现在在哪里,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程浩宇妈妈,你现在最好要有个心理準备,那边同学的家长也来了,看到
自己的孩子受伤,情绪有点激动,你多担待吧。」

  「没关系,主要是我们家孩子的错,人家有点情绪很正常,给您添麻烦了老
师。」

  看着妈妈卑躬屈膝,低声下气的样子,我的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难受,现在
还是在老师面前,一会去了医务室那更有妈妈受得了,李伟的妈妈那可不是个好
说话的。

  我们刚到医务室门口就听见李伟妈妈那哭的死去活来的声音「伟伟啊,你可
别吓妈妈了,快醒醒啊,哪个挨千刀的把你打成这样啊,怎麽下这麽重的手呀。」

  听到这我的腿就像注了铅一样,开始挪不开步子,心里也变的紧张起来,以
前打架也没遇到这种情况啊,我就一拳,打的他这麽严重吗?

  妈妈看出了我的紧张不安,「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去了,男子汉大丈夫,
敢做不敢当啊。」

  「哪有,我才没有害怕呢!」

  我口是心非的回答着妈妈,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开始发抖,管他呢,先
进去再说吧。

  我硬着头皮跟着妈妈进去就听见骂声不断。

  「就是你这个小王八蛋,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我儿子要是有什麽三长两短,
我跟你没完!」

  进去之后李伟的妈妈就沖着我拉扯着嘶吼着。

  妈妈见状直接拉开他妈妈,温柔的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们的不对,医
药费什麽的我都不会推脱的,让您儿子安心养伤,别的您放心吧。」

  班主任也跟着拉开安慰道:「李伟妈妈,你先别激动,有什麽事我们坐下慢
慢说,不要这麽沖动。」

  见到班主任也开始劝说,李伟的妈妈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说道:「你们祈祷
着我儿子没事吧,要是有什麽事,咱们没完。」

  就这样我们一起等医务室的结果。

  过了没一会,医生走了过来说:鼻子软骨有点损伤,别的没什麽事情。

  「那为什麽我儿子还没醒来?」李伟妈妈急忙问着「这个不用担心了,您儿
子有点晕血,所以才会昏迷,放心吧,他马上就会醒了。」

  听到医生的话,我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着了地了,心想着,我觉得我就没怎
麽用力,他怎麽会昏迷,原来是李伟这孙子晕血呀。

  医生说了没一会,李伟就醒了。

  这时李伟妈妈看到儿子醒了过来,情绪也好了很多。

  不过妈妈还是让我给人家道了歉,赔了不是,妈妈出去买了好多水果跟营养
品,还给人家包了一个二千元的红包。

  本来李伟妈妈是怎麽也不收的,在妈妈执意的要求下最终还是收下了。

  最后不管李伟原不原谅我,我还是受到了学校的处分,被贴在了学校的公告
栏上。

  忙完以后学校已经放学了,我被妈妈带上车,妈妈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方向盘,始终没有说话,这种压抑的气氛压得我喘不上气,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出,
就这样被拉回了家里。回到家后妈妈面若冰霜,脸上毫无表情,我可以看到妈妈
特别生气,胸脯都是跟着呼吸上下起伏动着,坐在沙发上等着我认错,看来今天
妈妈是不打算轻易放过我了。

  「妈妈,我错了,但今天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要不是他惹我,我也不会
动手打他的,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就打了他一拳,他是晕血,才会晕倒的。」

  我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提高,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你没错,你怎麽会错呢?早知道这样就应该让你爸养你,唉,你让我说你
什麽好呢。?」

  妈妈的情绪有些低落,今天竟然没有打我,不知道是觉得我不听话,总是惹
事打也没用呢,还是妈妈真的对我失望了。

  我生气的怒吼着:「你为什麽都不相信我说的呢,是不是我在你眼里,我跟
爸爸一样,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你就是让你爸爸惯坏了,现在跟你爸爸一样,没有一点上进心,永远不知
道在什麽年纪该干什麽事,在你这个年纪正是好好努力学习的时候,这样才能考
一个好的大学,你才会有个好的前途。」

  「我爸爸怎麽了,跟您离婚了不是过得也挺好的吗?你要是真的不想要我,
我会去找爸爸的。只是我们以前永远达不到您的要求,为什麽,你要把你的思想
强加在我们身上。」

  说完这些我就生气的跑到自己的卧室,第一是自己心虚,害怕妈妈真的不要
我,第二是妈妈今天跟平时不太一样,妈妈看起来很伤心,我害怕妈妈在我面前
落泪,我不会安慰妈妈。

  想到这我偷偷跑出去看妈妈在干什麽,妈妈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思考什麽,
一脸的沈重,后来妈妈真的哭了,不是说那种大哭,连抽搐都没有,只是默默地
在落泪。

  看到这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我不敢出去安慰妈妈,因为我不知道怎麽
安慰,就偷偷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一晚我失眠了,我重新捋了捋我们的关系,自从他们离婚后,妈妈一个人
含辛茹苦的带着我,不管别人用什麽眼神看她,她在外面受了什麽委屈,她从来
都不带到家里,加上我调皮捣蛋,一直给她闯祸,她每次气过之后,都会教育我。

  在我的印象里,妈妈一直对爸爸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好像有点看不起
爸爸似的,最后导致爸爸受不了,于是他们就离婚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他们离婚,都是妈妈错,因此在我的心里一直有点排斥妈妈,
有时候会故意出去给她惹事。但现在听到她说不要我了,我竟然真的很害怕她不
要我。

  现在想想妈妈也挺不容易的,每天除了起早贪黑的工作,又得照顾我,慢慢
的我开始对妈妈的感情发生了改变。

  想着想着,就这样稀里糊涂就睡着了。